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789章 你真会被打死的【万更求月票】

作品:道观养成系统|作者:怜黛佳人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19-09-10 21:47:50|下载:道观养成系统TXT下载
  “我…那就按你说的吧。”云霄同意了。

  像是被逼的一般。

  陈阳又看向余静舟:“静舟真人……”

  不等他说完,余静舟直接道:“我赞同。”

  明北不用他问,直接就说:“我也赞同。”

 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利多了。

  基本上陈阳不开口,大家都纷纷应声。

  至于南崖。

  陈阳压根没有看他,也不关心他赞不赞同。

  “各位真人,这笔补贴是我们的,那就是我们的。借钱可以,但是得还。”

  “以前的事情,过去就过去了,他们虽然说是借,但没打欠条,也没说什么时候还。”

  “看在他们也是咱们本土的同门,这事情就算了。”

  “但从现在开始,所有的补贴,谁也别想拿走。”

  “既然各位真人都同意,我也不让各位抛头露面,以后补贴我来要。”

  众人点着头。

  有陈阳出面,他们的确要少许多的麻烦事。

  晚饭结束。

  酒店外面。

  金圆道:“你突然把补贴拿回来,一定会有阻碍的。”

  陈阳道:“我知道,我今天说这些话之前,我就知道。既然选择做了,我自然已经做好准备。”

  金圆摇头:“你可能还是不清楚。这份阻碍,不仅是来源于解守郡他们。”

  “嗯?”陈阳不太懂。

  明北道:“这不是咱们江南省的个别现象,其他地方都存在。”

  陈阳若有所思道:“真人的意思是,他们会制止我这么做?”

  “一定会制止。”

  “不制止的话,外面的道观也有学有样,你说那会引发什么后果?”

  明北道:“如果有人去找你麻烦,你告诉我,我们出面。”

  “你说的对,这件事情不能继续拖下去,他们一直找各种借口拿钱,已经严重影响到了道观的正常发展。”

  陈阳点点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对有钱人来说,钱不是钱。

  对缺钱的人来说,陈阳的行为就是杀人父母。

  这事情他没想闹的这么大,可他见不惯解守郡的嘴脸。

  你特么招呼不打一声,就从我这拿钱,事后还想着赖账,谁给的脸?

  反正都得罪了,索性也豁出去。

  一不做二不休,该要的钱都要来。

  他做这事也不是纯粹冲动。

  陵山道观的钱拿回来没太大的问题,可上真观呢?

  上真观现在就月林三个人。

  且不说他们能不能拉下这个脸去要。

  就算拉的下脸,能要得到吗?

  陈阳觉得很危险,十有八九是要不到的。

  独木难支。

  所以他必须得现在就做打算。

  拉着他们一起要钱,群众的力量是巨大的。

  历史长河中无数次事实告诉我们,得罪谁都不能得罪群众。

  这是最愚蠢的决定。

  回到山上,闻紫元还没睡,坐在后院一个人喝茶。

  山上没酒,要不然看他深闺怨妇的表情,指定是要大醉一场的。

  “见到人了?”

  “见到了。”

  “钱呢?”

  陈阳晃晃手机:“奖金他拿了五千万,补贴拿了一百万,还我了。”

  闻紫元进厨房拿了一个杯子,倒上茶:“说说。”

  他自己端着小茶杯,小口小口的嘬。

  陈阳看的无语:“这是茶,不是酒。”

  闻紫元:“心中有酒,万物皆是酒。”

  “说吧,怎么要的。”

  陈阳简单把事情说了一遍。

  听完后,闻紫元先愣三秒,然后拿出手机开始操作。

  陈阳问:“你干嘛呢?”

  闻紫元:“买票。”

  “去哪?”

  “随便去哪,离你越远越好。”

  “???”

  “我有预感,你要被打死,趁着我没受到牵连之前赶紧走。等你挂了,棺材我给你买。”

  陈阳嘴角抽搐:“你几个意思?”

  闻紫元认真道:“你真会被打死的。”

  陈阳哼道:“怕了?早干什么去了?”

  闻紫元放下手机:“你应该和我商量一下的,你说你也不是笨蛋,怎么这件事情做的这么冲动呢?”

  “这是多大一块蛋糕你知道吗?”

  “你今天怂恿了这么多人跟你一起要钱,这件事情一旦被人捅出去,你根本等不到明年,其他地方的真人就要来找你聊聊。”

  陈阳毫不在意,指了指脚下:“这里是陵山道观,没人敢撒野。”

  闻紫元:“人家是在妖群里走出来的,你觉得他们会因为道观就不揍你?”

  陈阳道:“我这里比大山还可怕。”

  闻紫元皱眉不语。

  他在思索。

  这件事情,还有没有别的可操作的方式。

  但想来想去,好像没有。

  解守郡这类人群,能量太大了。

  人家做事情之前,好歹也是从小到大。

  他倒好,直接就把蛋糕夺走,连口奶油也不给人家留。

  他几乎能想象得到,那些人得知这件事情后的反应。

  “你现在就祈祷没人把这事情给你捅出去吧。”

  “捅就捅,无所谓的。”陈阳道:“没人捅,回头我自己也要说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“知道近现代的领导人为什么能赢吗?”

  “嗯?”

  陈阳将茶一口闷了:“因为他们始终站在群众这一边,他们与群众密不可分。”

  “而我,现在也站在群众这一边。”

  这些被借钱的真人,就是他的群众。

  闻紫元觉得没办法,陈阳有的是办法。

  他今晚的套路,可以无限使用。

  而且还是属于那种,不管怎么用,都不会过时,都有出人意料效果的套路。

  ……

  解守郡回到酒店,靠在沙发上,打开手机。

  他点开一个名叫“江南道门”的微信群。

  解守郡:@陈无我,@方青染,@……

  解守郡:看见消息后立刻回我电话,急事,不可耽误。

  大约两个小时后,他手机响起。

  陈无我:“什么事?”

  解守郡把事情大概说一遍,陈无我听完大笑:“到手的钱还想要我吐出去?没这个先例。”

  解守郡:“事情我跟你说了,退不退是你的事情。方青染他们在不在你那边?”

  “不在。”

  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

  挂了电话,没一会儿,手机又响起。

  庞松泉:“什么事情?”

  解守郡照例解释。

  庞松泉:“我没钱,我还有事。”

  “嘟嘟……”

  解守郡把手机丢在一旁,脸很阴。

  接到道协的通知,就他一个人傻乎乎的跑了回来。

  也就他一个人把钱给了。

  他突然觉得,自己的确是有点怂。